彩票平台

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RSS 您好!今天是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> 文化副刊

杂酱面,你又涨了一元

巴中政协网  BZSZX.GOV.CN  时间:2012-07-05  来源:彩票平台文史委

我记得很清楚,杂酱面涨价那天,是71。因为女儿要到成都去考试,早晨刚到7点,我就带着老婆和女儿来到常去吃面的小面馆,要了两碗杂酱面、一碗油茶。太早了,看看四周,也就只有三俩个食客,就着潮湿闷热的天气,呼噜呼噜地进行着早餐。在吃饭上,我一向属于饕餮客,按照老婆的说法,我“好像八百年都没有吃过饭”,只要一上桌子,“两只眼睛鼓得比桐子果果还大,抢得比猪还快”。今天早上也一样,杂酱面一端来,我就顾不得老婆的一再白眼,三下五去二,风卷残云一扫光。再看四周,比我先来的那几位,依然还在埋头苦干。为躲避老婆的白眼轰炸,我赶忙叫来老板,做出很大方的样子付款。

    递过去15元,老板收了钱,一言不发地走开了。我想,一碗(二两)杂酱面5元,两碗10元,加上一碗油茶3元,老板还应找我2元。老板一言不发地走了,说明有两个可能,一个可能是老板有零钱,但是老板很忙,来不及找零;还有一种可能是老板暂时没有零钱。等会儿我走的时候,老板就会把零钱给我。以往来吃面,这样的情况也常常有。但是今天有点不一样,直到老婆和女儿吃完,我们都走到门口了,看看老板,一点儿也没有要找钱的意思。男子汉大丈夫,对于2元小钱,是不大好意思要的,何况常来吃面,和老板已经很熟了,就更不好意思讨要了。老板既然忘了,我也就只好“割麻胡”,准备离开。但是老婆在钱的问题上,一向不愿意“割麻胡”,这也就是我的工资奖金外快被“三光”了的原因。果然,她老人家又轰了我一个白眼,就对老板说:“老板,你还要找我们两元钱吧?”

    老板一点儿也不难为情,反而是一副指导价的样子,指着刚才我们吃饭的地方的墙壁说:“忘了告诉你们,面又涨价了,原来25元,现在26元了,你看嘛,我们还贴了价目表。”

墙上果然白纸红字,十分清楚:“杂酱面,一两5元,二两6元,三两7元······小笼包子,一个2元,两个3元,三个4元,四个5元,一笼6元······”在价目表的末尾,老板特别提示:“本价格从201271起执行。”

    接着几天早上,我把附近的几家小吃店吃了个遍,主要是想看看那些店也涨价了没有。考察的结果是,这是一次明白无误的联合涨价行动。每一个小吃店,都无一例外地贴上了新的价目表,都无一例外地宣布,“本价格从201271日起执行”。有一家小吃店,老板特意注明了价目表发布的时间,落上了店名,甚至还盖上了一个店名章,以示郑重和严肃。有一家郑重声明:“本价格的解释权只属于本店。”但我还是有点不服气,对其中的一个老板提出了我的怀疑:“你们涨价,经过物价局批准了吗?”问完了,我才知道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多蠢——那老板的眼光,就象看着一个千年老妖一样。大概还不清楚我的底细,老板先向我倒苦水,面粉涨价了、油涨价了、调料涨价了、水电涨价了,总之所有的东西都涨价了。在涨价倾诉中,老板终于看出,我既不 “工商”,也不 “物价”,便改用训导的口吻说,你看,我们如果不涨价,还有法活吗?说得我万分愧疚,赶忙付了面钱,狼狈离开了面馆。

我是必须要羞愧的。小吃店对于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,实在是衣食父母,我实在不该忘恩负义,随便怀疑他们涨价。因为懒,我和老婆平时大多不愿做早餐,小吃店的杂酱面和小笼包,在解决我们懒惰问题的同时,又带给了我们许多美味的享受和美好的记忆。记得在二零零几年时,杂酱面都还只是1元一两,小笼包2元一笼,那时早上花上2元钱,便可以美美地饱餐一顿。如果碰上熟人,花上个10来元小钱,就完全可以体体面面地请上一次客,既经济又卖了人情。所以那时候,在小吃店里每每可以看到争相付款的热闹场面。哪像现在,在小吃店看见二熟不熟的人,或者能挨则挨挨别人付钱,或者装作没看见,或者干脆趔一趔地走了。现在请一顿早餐,不花个三四十元你就走不了干路——不知道从哪一天起,我们亲爱的杂酱面和小笼包,变成了“神九”猛劲里往天上飞。先是23元, 12元,接着二两4元,一两3元,像是绕口令,让人发晕。记得最新一次涨价,大概是在一年多以前,杂酱面涨到了25元。5元就5元吧,反正现在人民币一般最小都使用10元,特别便于算账找钱。而且在一次次涨价中,我们并非只是吃痛,也还能苦中找乐子。这个乐子,主要是钻小吃店定价上的“漏洞”引发的。看看他们的价目表,仔细研究,你会觉得它实在是“漏洞”得“破绽四出”,十分有意思。以杂酱面为例,“一两4元,二两5元,三两6元”,对小面馆老板们的智慧,我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:吃一两一碗搞不着,二两一碗最划算,三两一碗你一个人又吃不完。围绕这个价格表,小老板和小老百姓们上演了一幕又一幕“斗智斗勇”的现实活剧。以我老婆为例,她老人家以往早上一般只吃一两面。但是自从我告诉她这个发现以后,再到小吃店吃面,她一律吃二两一碗的,哪怕胀得一憨一憨的。当然还有一个发现,我告诉老婆,我吃二两,她吃一两,分开煮需付9元,如果我们点三两一碗的,只需付6元,不仅可以节约3元钱,而且她也可以不再为了贪那点儿小便宜而胀得那么惨了。当然这个方案最终没有实行,我们毕竟不好意思只点一碗三两面,再找老板要两只碗,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分面吃。老板的价目表实在是一招充满智慧的好算计,博弈的结果是双方会心的一笑。

但是现在,很难说我还可以会心一笑。亲爱的杂酱面说涨就又涨了,老板有他不得不涨的理由。但是我,一个普通的吃面人,却已经失去了再去吃面的底气和幽他一默的兴趣,毕竟,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冷不丁地还会再来一下涨上一元,毕竟,我的钱袋袋还是有个底底。(谷子)

来顶一下
近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彩票平台机关召开“三严三实”专题教育学习会 
彩票平台机关召开“三严
李树海率队调研全市茶叶产业
李树海率队调研全市茶
李树海要求:争做讲政治守纪律守规矩的表率
李树海要求:争做讲政
彩票平台举行学习《环境保护法》推进农村环保工作专题讲座
彩票平台举行学习《环境
推荐文章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